魔法阿妈 全国儿童文教

热度:306℃

目前台湾社会以传统民间信仰为主,一般人们生活中不乏接触到鬼神之说的机会,但对于如何和孩子谈论鬼神,多数家长仍会因为担心孩子害怕选择避而不谈;或者家长会利用鬼神之说来作为教养孩子的方式,多少可能造成孩子心中的压力或阴影。但其实许多人相信鬼神是和我们存在于相同空间中,若完全不谈论鬼神,似乎又剥夺了孩子了解这个世界的权利,也可能限缩了孩子的眼界。

在1998年上映的《魔法阿妈》,是由王小棣导演执导、漫画家麦仁杰执笔、史撷咏配乐,并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文英配音的台湾首部剧情动画长片;当年上映时,因为故事题材充满魔幻趣味、很有想像力且贴近生活,曾造成轰动。

故事大意是这样:小男孩豆豆的母亲为了照顾受伤的父亲,把豆豆託付给住在乡下的阿妈照顾。阿妈的工作就是和好兄弟们打交道,负责阴阳界之间的沟通。初次和阿妈见面、对阿妈有着排斥及不信任感的豆豆,不听阿妈告诫,进了不该进的房间,还不小心撕破罈子上的封条,使恶鬼附在猫身上,到处吞吃游蕩的灵魂。而豆豆也因为被恶鬼附身的猫怂恿,打算将阿妈卖掉,在进行把阿妈卖掉计画的同时,无意间把阿妈的眼泪涂在自己的眼睛上而有了阴阳眼,不但看到了新朋友阿民载着的大鲸鱼,也和一条被车辗毙的小蛇以及一位女孩幽灵交了朋友。最后,在中元节前夕,经过一场大斗法,把恶鬼收伏,让被困住的孤魂得以及时投胎。

《魔法阿妈》中展示了许多我们熟悉的民间信仰中的环节,如:灵魂出窍、缝寿衣、糊纸扎、放水灯、普渡等,这些环节可能会让观众产生畏惧,因此片中穿插了许多趣味的情节、华美的画面,降低了恐怖感,也藉由豆豆和阿妈的「民间信仰」问答中,让孩子了解许多习俗的由来。而我们也不难发现,剧中设定与阿妈交手的都是一般印象中「人形」的鬼魂,或者是面目狰狞的恶鬼,但在阿民及豆豆身边出现的,却是大鲸鱼、小蛇、小女孩的鬼魂,这也是相当用心的设计,除了动物、同侪等形象较能让孩子因为贴近平日经验而卸下心防,也提醒了我们万物都是生命、都有灵魂,都应该被看见、被尊重的道理。

而本片画面的经营相当细腻,滨海小村的场景画得很逼真,对环境气氛的掌握很成功,节奏的掌握也颇精準。例如滨海小村白天的风和日丽、夜晚的灯火曳曳、月光下的波光粼粼;妈妈送豆豆回阿妈家的夜晚,不但下雨还雷电交加,正反映了当时豆豆煎熬、抗拒的心情;三人静默的客厅中,阿妈不断抖动的脚、妈妈不断搓手,都从小细节中显露了双方的焦躁与尴尬。

这样一部以「好兄弟」为主题的电影中,当然不只有关于民间信仰的陈述,片中也刻划了我们熟悉的、现代以小家庭为主的社会中,从疏离到接纳的祖孙关係进展。豆豆的妈妈当初是私奔结婚,五、六年都没有回来过,她带着豆豆回老家找阿妈时,是祖孙第一次见面,虽然阿妈口中抱怨着「这个年纪的孩子最麻烦」,但却在深夜偷偷的「恐吓」墙角的香菇不可以吓到她的孙子,如果吓到豆豆,他们就完蛋了!也在豆豆想回爸妈家而短暂失蹤时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;虽然剧中阿妈许多话语是偏向负面、责骂的,但其中却蕴含了满满的、传统的华人内敛的情感。而豆豆一开始对阿妈感到相当害怕,却在阿妈爬上屋顶修理漏水时产生了崇拜的心情;也从一开始完全是个爱哭闹又没礼貌的小屁孩,到愿意主动开口叫阿妈、和阿妈聊天、向阿妈讨教,还为受伤的阿妈担心、流下眼泪,最后甚至与阿妈联手打败恶鬼。这些情节的提醒,是否也让我们检视家庭关係,长辈和孩子的关係是否因距离或其他因素而疏离?能否有重新建立的机会?若能像豆豆和阿妈一样,在短时间内拉近彼此的距离,那真是极大的幸运。

但平心而论,剧中仍有些可惜的地方。例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角色并没有带来更丰富的观点与层次;阿妈既然可以沟通阴阳两界,我们就会期望看到她展现不同于常人的洞察与智慧,但阿妈角色的塑造仍太过平庸;豆豆的妈妈从开始到结束,都没有把握修复母女关係的契机,只像个蛮横、撒娇的小女孩一样,要求妈妈无条件的容忍、帮忙。

当年《魔法阿妈》曾入围金马奖最佳动画片,但是却因为「有倡导迷信之嫌」这种荒谬的理由而没有得奖,让人哭笑不得。若爸妈想以轻鬆的方式让孩子初步认识民间信仰、鬼神之说,这部片子会是不错的选择。

was last modified:五月 3rd, 2018 by 新手妈妈 cynthia 辛西亚 【免费索取】刊物试阅 阿妈豆豆孩子妈妈鬼神民间关係恶鬼